法甲

另一种心理安慰

2019-12-05 03:4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算命、测字、吉祥物、祭祀,这类传统行当,如何在互联上找到它们的生存空间?

  打开页,通过搜索引擎关键词搜索,你可以看到不计其数、令人眼花缭乱的算命、风水站。

  这些站的首页,充斥着各种大师、某某宗师的第几代传人,以及类似中国、国际易学风水学院、命理学院、协会等机构的正副院长、会长、顾问或主要负责人。

  你还可以看到,他们明码标价的服务项目:八字分析,起名,流年运程,居家、企业风水布局,建设项目风水策划设计,墓地选址,风水师培训班等等,一些站则为此推出了成功型、精英型、卓越型等类似套餐;

  其收费少则标价数百元,多则标价三四十万元。一些站还做起了卖各种风水辟邪物、吉祥物的电子商务。甚至有站开辟了上扫墓业务。

  如果你打开,在苹果应用商店或者在安卓电子市场,也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算命资料,风水、算命软件。

  算命、风水,这一古老神秘的行当,当互联出现后也在迫不及待寻找它的商业生存空间。

  另一种心理安慰

  江西赣州的吉祥风水,号称是中国最大的上周易购物商城。所售物品包括易学软件、风水罗盘、易经书籍、风水吉祥物、教学光盘等几类同类站常见的商品。六七年前,商城总经理陈建良与父亲创办了这个站。与大多数做这个生意的人一样,陈也强调自己与风水的联系,称其父研究这个有40多年历史。

  利润在75%以上,一年下来,流水在100万元左右。吉祥风水现在卖得最好的产品之一,是应用于PC和移动设备的风水软件。身处在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级市,陈对此业绩显得很满意。

  对于那些标价30~500元不等的软件的货源渠道,陈建良含糊其辞。最后他说,它们来自全国各地研发这些软件的公司,问其合作者,陈以签有保密协议拒答。他强调,自己卖的是正版,并说那些上付费下载风水软件的站,大部分是骗子,都是别处找来的免费版。

  陈说,标注预测、玄奥八字、玄空风水、改运等字眼的软件,其实就是找一本大师的书,和一个懂软件编程的人攒出来的。近期他也想雇个懂技术的人,自主研发软件。

  介绍我们采访陈建良的人叫李金霏。李2007年在青岛一所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一家叫典程方略、主营运程学的公司。公司是一个风水大师开的。其工作是根据大师的文字脚本,编写一套应用于客户端的程序。用户每月交纳8元钱,通过短信接收的方式,便能查看到自己每天的运程走势。这个业务做得并不好,一年时间内,仅有1000个左右的付费用户。

  李金霏向《创业邦》解析这个程序的编写模式,首先建立一个3000字左右的词库,每个字对应一个笔画数,当用户输入姓名,便得出一个对应其笔画数的运程分析。

  而这些软件的作者,在上像一群隐形人。陈建良说,他们的确很少抛头露面,大部分人是拿份薪水、服务于某个IT类公司或某个风水行业的团队。很少有人单打独斗专职做这个事。

  技术含量太低了,自己趴家里被窝起一个名字,买本类似姓名学新编的书看看。一天轻松学会。刘恒,一名身处北京、来自黑龙江的风水师,2月上旬的一个下午,在北京苏州街一处公寓,评价那些算命的站,他颇为不屑。

  如果收费20、30元就当是一个游戏,一个娱乐工具。要价上100块的就是骗子。你有个好名字就能改命,那是胡闹!你生下来是一匹马,就变不成骆驼。

  在刘恒看来,所谓上的风水生意,各类测试、风水软件不过是一个敛财的工具,但他不否认,这有它的市场需求。现在大家压力大,对未来迷茫,算命能带来一些心理安慰。

  现实中过得如意快乐的人,不会去算命。这个市场的顾客一般过得不如意,你在软件设定的模式里,说十件事会有八件不如意,这很容易引起人共鸣。即使这些风水软件只有200个、300个测算结果,但面对一年365天的运程、数量庞大的民,被说中的几率怎么会没有呢?

  业内人士透露,上靠测字、解梦、看风水的一年赚几百万大有人在,之前大多集中在某些周易算命论坛和群,现在有一部分人则转移至淘宝。一位女作家在淘宝开了一家帮人测字、笔迹分析的淘宝店,三年收入达一百多万。

  竞价排名的作用

  市场早已存在。刘恒记得在2003年前后,一个风水软件可以卖出3000~5000块的价格。但互联普及后,很多做这个行当的人感叹它已不能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而在智能、移动互联出现后,那些在移动终端可以下载的应用,市场效应也并不太好。位于广州的灵机妙算,研发了十余款主打指纹测算的APP,在苹果商店,每款APP收费均价为十余元。一位李姓负责人说,他们做了一年多时间,仍然是一个赔本的业务。

  卖软件不能带来高收益,但是诸多制作粗糙自称大师的站,其业务仅给个人与公司取名这一项,要价数千元者大有人在。多数站都未具详细的联系地址,而是E-mail、号码与号码示人。他们很大一部分是个体户:在家办公,等客上门。

  这个生意在络上做得最好的,还是那些卖传统产品的电商。一些卖风水罗盘、吉祥风物等风水用品,以及卖辟邪摆件、挂件的C2C、B2C站,其标价从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对于外人来说,很难判断这个价格究竟合理还是虚高。李金霏说,物价局对此并没有什么限制。一个与文化、信念、宗教有关系的产品,你怎样去评估它的商业价值?

  李金霏从那家公司辞职后,2010年在一家从事远程教育的公司做技术总监。他和妻子在淘宝开了一家专卖风水用品的店,李称一年营业额几十万,利润对半。

  去年,他再次辞职,招了十来个人,开始专心做这个生意,在北京丰台,他开了一家零售风水用品的B2C站福缘阁。相对那些要价令人生疑的同行,福缘阁均单价在100元左右,这是一个看上去不算夸张的数字。他暗示这与自己的资金实力有关。

  一个可作为参考的公开数据显示,国内的风水师以千万人计。下,企业看风水,花费上百万元乃至上亿的消息已不算是。在强大的利益驱动下,在那些自称大师的站可以看到,各类招收徒弟的风水培训班也应运而生。这些培训班,招收一个徒弟大多收费在一万元左右,陈建良在经营吉祥风水的同时,也在3月初开了一个培训班。有20来个学员,学会为止,收费接近一万。

  在苏州街,三张长约2米的课桌、一块白板、三台电脑、4000元一个月的房租,加上三三两两的学员,这便是刘恒开设易学培训班的阵容。

  讲易经、讲文化,只不过是为了把做人的道理讲给人听而已。中国文化里好的东西当洗澡水泼掉了。真的挺可惜的。刘的培训班,初级班学费几百块钱,学会为止。下课后,三张课桌一拼就是饭桌,无事缠身的学员就在他的邀请下,通常会留下来一起吃饭、喝上几杯自酿的葡萄酒。他计划,今年再开设一些不收费的义课。

  这门玄而又玄的生意,很大一部分大单还是下,络只是一个宣传工具。号称道教全真龙门派三十三代俗家弟子的王荣玄,是宏名堂的主持者。开春之初,在北京马连道附近的家里,穿着道袍的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创业邦》说,一些大师搭建一个站,买下几个百度关键词,通过竞价排名把自己排到百度搜索第一页,目的还是包装自己。他们在互联上面的延伸并不多,站更多是承担一个宣传的功能,通过站,可以吸引那些线下看风水的客户和培训班学员。为企业进行一次风水选址,也许能为他们带来上百万的收入。

  2006年,王荣玄也曾通过百度推广过宏名堂。王说,竞价排名每天付费上千元。这笔投入的确带来了不少的收益,但也接到了各类数量众多、不分白昼的推销。

  花钱可以葬

  相比算命、风水、吉祥物生意,天堂纪念(以下简称天堂)的业务显得更线上。

  一个多月的寻访,《创业邦》最终找到一家在这个行业少有的,具有较强市场策划意识的站。自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上祭祀服务平台的天堂,其服务是为顾客提供上选墓地、上祭祀等业务。

  除常态的祭祀服务外,天堂还向用户提供了200多套墓模板,附有天堂房地产证、风水说明;复活重生是它的另一项业务:通过对逝者照片、亲友提供想要逝者说的话的音频进行技术处理后,便能让逝者像生前一样讲话。复活一分钟收费199元,每超出一分钟加收100元。

  天堂公司在其页这样描述它的发展蓝图:致力于整合殡葬产业价值链,专注于上殡葬市场,把葬、墓、祭融于一体,线上平台与线下服务齐头并进,以上门服务为核心,打造全球殡葬服务创新第一品牌,不断提升天堂集团综合竞争能力,争取员工和股东利益最大化、公司价值最大化

  贾说,他准备用三至五年时间将天堂公墓打造成全球最大的葬服务商、天堂福祉供应商、殡葬人才培训商和络殡葬连锁加盟商。这家2010年上线的站,当年年底,号称是服务最优、最为专业、最具影响力的祭祀站。

  天堂逝者纪念馆的产品分9大等级,其中8类纪念馆属套餐型收费项目。价格最高的神霄馆标价16888元,套餐内容包括建筑外观、文字资料、音频视频及个性化模板等。贾永清说,天堂的注册人数已达38万,整个站90%服务属免费。而他每年投在站上的钱自称有一二百万。十几个人的团队,能收回来的钱一年下来,也就十万八万块。

  创始人贾永清在其站所在地的珠海,拥有两三家房地产公司。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珠海市斗门区政协常委。此前,他还做过一个性福学校的站,因涉黄,2009年被关闭。

  土地越来越贵,人死了后一般埋在地里,搞这个站的理念,就是死人不要和活人争地。现在我们有土葬、火葬,我们这是葬。贾永清说,现在天堂还在烧钱,但它肯定是一个朝阳产业。

选宠技巧
猫咪
养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