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五百六十五章 爱丽莎的婚事

2020-02-14 21:50: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五百六十五章 爱丽莎的婚事

第五百六十五章爱丽莎的婚事

雨季过后,转眼就到了冬麦收割的季节,诺顿家族领地里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话说洛里斯特回到北地的这二十年里,老天一直很作美,也没降下什么天灾来,这点让洛里斯特感到十分的惊奇。

不过刚刚被晋升为伯爵的斯佩尔主管却不以为然,他说北地一向没什么大灾患,最主要制约北地发展的因素无非是偏僻

,人烟稀少。诺顿家族的历史记载中最大的祸害无非是冬季来自蛮原的魔兽潮。不过魔兽潮早已被洛里斯特带着家族武装给平息灭绝了,现在诺顿家族为了获取魔兽的皮毛都已经反攻进入了蛮原大肆的猎杀魔兽群了。

除此之外,剩下的无非就是人祸了,一是北地的领地贵族之间为了点琐事互相的攻伐,消耗和浪费了匮乏的人力资源,谁也无法定得下心安然的开发领地。二是魔龙山脉的山蛮族时不时的下山打秋风,当年的诺顿家族领地就是如此,好不容易领地开发有了点起色,然后山蛮部族下山掳掠一通,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可现在北地已经全部成了诺顿家族的领地,没了其他的领地贵族。洛里斯特又大肆移民,投入巨资对家族领地进行了统一的规划和开发,杜绝了浪费和无序的开发建设,又整顿了整个北地的交通道路设施,设立了多个部门对家族领地进行了有效的监管,三百多万领民将北地当成了家乡,在此安居乐业,自然让北地的发展局面越来越繁华。

至于山蛮族的威胁,现在还有吗?十万山蛮大军悍然入侵家族领地,结果让洛里斯特率领家族武装迎头痛击一战歼灭,然后诺顿家族的势力范围向魔龙山脉拓展了近百里,侥幸逃亡回去的山蛮部族都避入了深山老林,以至洛里斯特都在打主意准备将那片几千平方里的地区建省纳入家族的管辖之下。

按照斯佩尔主管的说法,现在诺顿家族领地的形势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和特好。复兴诺顿家族独霸北方地区的洛里斯特将成为诺顿家族最荣耀的领主而被记载于史册之**后人敬仰和传颂。所以,斯佩尔主管的意思就是洛里斯特可以呆在家族领地里好好的享几年的清福,只要不随便折腾出什么乱子就行。

洛里斯特也早有此意,自他决定回北地继承爵位和家族领地以来,二十年的时间一直东奔西跑,不是带兵出征就是一直在打仗,和家人也是聚少离多。所幸的是他还有一帮得力而靠谱的手下,在所有人同心同德的努力中,诺顿家族终于走到了现在的一步。洛里斯特觉得自己该歇歇了,顺便也可以享享传说中领地贵族那奢侈豪华的生活。

但很快洛里斯特便发现自己根本就没那个享清福的福分,总有大大小小需要自己决定的麻烦事找上门来。比如现在前来觐见的乔斯克子爵大人,这位诺顿家族闻名遐迩的黄金神箭手,洛里斯特的心腹骑士和爱将正一本正经的表示准备带猎骑军团去蛮原围猎,顺便进行下拉练训练。

洛里斯特过去摸了摸乔斯克的额头,没发烧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谁都知道四月到九月是魔兽发情交配以及生产的季节,诺顿家族即便去蛮原围猎也一般是在十月以后,魔兽积蓄了大量的脂肪准备熬过严寒的冬季,在这时候去围猎魔兽才是正当其时,那是魔兽最肥皮毛最好的时刻。现在才四月多,那些魔兽过了一个冬季个个瘦骨嶙峋,食肉的魔兽也是最凶残的时候,现在去围猎个毛啊。

很明显猎骑军团的军团长法雷亚也不赞成乔斯克的这个建议,家族武装部的马莱克估计也没给乔斯克好脸色看,所以乔斯克才跑过来觐见准备说服自己。不过洛里斯特好奇的是什么原因让一向有些疲懒不怎么关心军团事务的乔斯克会这么积极准备带部队去蛮原拉练,这和乔斯克的性格似乎有些矛盾的感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你现在应该好好的打理下你的子爵领,顺便该给自己找个伴了,我做为领主关心的是我们的部下乔斯克家族是否能传承下去,而不是在这春夏之季让我的士兵们去蛮原围猎。作为你的朋友,我想劝告你,乔,你对爱情的忠贞让所有人都感动和心碎。但我想你的爱人,你的那个未婚妻在天之灵也希望看到你能幸福和成家立业,而不是这样缅怀着逝去的爱情孤独终生。”洛里斯特对着乔斯克循循教导。

洛里斯特当年是在北行的途中碰到乔斯克的,乔斯克的养父乌马多男爵和寇比利伯爵结仇,结果在乔斯克和自己的爱人乌马多男爵的独生女儿成亲的那天,寇比利伯爵突袭了乌马多男爵的城堡,乔斯克的爱人为了不被羞辱从城堡上一跃而下,乌马多男爵也被杀了。乔斯克身负重伤被部下救出,从此就陷入了向寇比利伯爵复仇的战争中。

只是当时的寇比利伯爵势力太大,几乎席卷整个西北地区。而洛里斯特正好带着北行车队路过西北地区,和寇比利伯爵的家族武装发生了冲突。乔斯克在那时投靠了洛里斯特,而洛里斯特也带着车队武装消灭了寇比利伯爵的家族,让乔斯克报了仇满足了心愿。只是乔斯克一直思念自己的爱人,立志终身不娶以纪念逝去的爱情。

对于洛里斯特的劝说乔斯克的眼神有些闪躲,他急忙辩说自己只是想为家族多尽点力。去年底因为要举办新年庆和封爵仪式,所以家族取消了前往蛮原围猎的计划,这让财政总管斯佩尔伯爵心疼不已。因为莫伦特城和大陆中南部的那些国家对于魔兽皮的需求极其的旺盛,很多国家都组建了可以冬季出动的武装军团。对适合制作防寒保暖服装的魔兽皮毛的价格已经翻了两倍。取消冬季蛮原围猎的计划,意味着家族失去近两百万金福德的收益。

洛里斯特笑着告诉乔斯克,家族财政状况良好,不需要在春夏之季去蛮原围猎魔兽,何况暂时的停止一下魔兽皮毛的交易,反而能更加刺激市场对魔兽皮毛的需求。所以洛里斯特不会批准猎骑军团前往蛮原的计划。乔斯克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的回自己刚刚扩大的子爵领地,管理下领地的事务,做个合格的领地贵族。

乔斯克离开时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洛里斯特产生了怀疑,于是吩咐杰诺里奥去找一下内务部总监克里斯顿子爵,让他去查查乔斯克出了什么事……

过了两天,磐石军团的军团长,家族武装部的名誉主管博得芬格愁眉苦脸的来见洛里斯特。他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爱丽莎的婚事来找洛里斯特商量。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精灵古怪可爱的一塌糊涂的小女孩现在也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她的脾气和性格让可怜的博得芬格操碎了心。

在洛里斯特的印象中,爱丽莎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朝自己撒娇的小女孩的身上。这不能怪洛里斯特,率领车队北行返回家族领地后洛里斯特就再也没有了余暇陪爱丽莎玩耍了,他忙得不可开交,为家族的前途而奔波奋斗。他记得是他的情人特蕾丝蒂小姐在尼可学院建立前收了爱丽莎做弟子,准备把她培养成一个小淑女。

“你说什么?爱丽莎现在二十八岁了?还是女营的副统领?”洛里斯特在博得芬格的絮叨中听到了让他无法置信的消息。

女营在诺顿家族武装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它不在家族武装的主力军团的编制中,却享有主力武装军团的待遇。也不在家族武装的守备部队的行列,因为它直属于诺顿家族的主母西莉薇亚公主的管辖和指挥,或者可以说她们是一个花瓶似的仪仗兵营和战地医院,康复中心还有文工团模式的体。

洛里斯特曾经想把女营变成战场救护兵的角色,但事实证明,在冷兵器战争时代,女性上战场真的不怎么合适。记得第一次派女营上战场是那个伊比利亚王国的国王,前克里森帝国的叛逆二王子纠集北地贵族率领十万大军征伐诺顿家族,结果遭遇了一场钢弩风暴,十万大军烟消云散,二王子的雄心壮志就此灰飞湮灭,伊比利亚王国从此走上了末路。

那场战争诺顿家族武装的伤亡可以忽略不计,极其的轻微。但女营上战场救治敌人的那些伤兵时,就被钢弩所造成的惨状吓得半死,甚至半夜还差点因为做噩梦而造成炸营事件。后来洛里斯特又把女营归属于飞虎军团,但结果是女营的很多女兵和飞虎军团的士兵喜结良缘,造成了女营的女兵大规模的退伍事件,最后没办法只好重新将女营拉出来独立成军。

洛里斯特不得不在各军团中重新培养男性战场救护员,然后将女营当成了家族武装中的文工团和战地医院。从这点来说,女营作的还是不错的,她们编排的文艺节目在家族武装各军团的表演还是深受好评,很鼓舞士气。同时负伤的士兵能在女营得到细心的照料,增加了治疗的效果。

后来洛里斯特和西莉薇亚公主成婚后,西莉薇亚公主得知诺顿家族武装中还有一个女营的编制,便很感兴趣的要去了管辖和指挥权。洛里斯特也不以为意,把女营就此交给了西莉薇亚公主负责。

“你说爱丽莎是因为小时候看到了白莎大小姐穿着女骑士的盔甲威风凛凛的样子才决定当女骑士的?那个飞扬跋扈的白莎大小姐也有崇拜者?”洛里斯特张大了嘴巴……

“是的,殿下。所以爱丽莎才在十六岁的时候从尼可学院跑到了晨曦学院就读,并顺利的觉醒了斗气,成为了一名见习女骑士。四年后从晨曦学院的骑士培训专业毕业,然后回到了尼可学院,成为了向特蕾丝蒂小姐效力的第一名尼可家族女骑士。接着就申请进入女营,得到了白莎大小姐的信重,前两年晋升白银二星的斗气阶位,被提拔为女营的副统领……”

博得芬格也很无奈,他并不想家丑外扬,可没办法,爱丽莎和他这个父亲的关系一向很紧张。当年他娶了成为诺顿家族俘虏的斯宾塞得伯爵的孀居女儿为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结果让自己的儿子施华德和女儿爱丽莎非常的不满。施华德还算懂事,就算心里不乐意可表面上还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可爱丽莎就爆发了,好几次离家出走,让博得芬格很难堪。最后是特蕾丝蒂小姐收留了爱丽莎此事才告一段落。

其实斯宾塞得伯爵的女儿非常的美丽和贤惠,让博得芬格焕发了第二春,婚后这么多年博得芬格又多了两个儿子。但爱丽莎却一直不肯原谅他,认为博得芬格这个父亲背叛了死去的母亲。也只有特蕾丝蒂小姐的话能让爱丽莎听从。而特蕾丝蒂小姐却是洛里斯特的情人,打死博得芬格也不敢去尼可学院教训爱丽莎这个叛逆的女儿,所以只能来找洛里斯特了。

“原来爱丽莎成为了特蕾丝蒂的家族女骑士,难怪我没听到她的消息。”洛里斯特说的是实话,如果爱丽莎效忠的是诺顿家族,那她的名字会很快出现在洛里斯特的面前。别的不说,洛里斯特的记性很不错,他记得家族大部分骑士的名字。

“博格,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去一趟尼可学院和特蕾丝蒂谈谈,让她说服爱丽莎嫁人吗?”洛里斯特问道。

“殿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施华德成为殿下的弟子已经成家,现在能独挡一面将来自成一家或者是回归我的家族这都没什么问题,他的前途自有殿下为他做主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可爱丽莎现在都二十八了还没成婚嫁人,这实在是太不象话了。

问题是我这个父亲的话对她来说毫无作用,而且对她的婚事她似乎自有主张,这段时间在家族领地里闹出了不小的纠纷。请原谅,殿下,我不能在同僚的背后说人的坏话,但我希望殿下能出面制止一下,以免这场关于爱丽莎婚事的风波成为家族领地里的笑话。”

博得芬格云山雾罩似的说完了这段让洛里斯特搞不清头绪的话就逃跑般的告辞走了。洛里斯特摸着下巴纳闷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吩咐杰诺里奥再去找内务部总监克里斯顿子爵打探一下所谓的爱丽莎的婚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以至博得芬格连个话都说得不清不楚……

结果不到半天,有关乔斯克和爱丽莎的调查报告就放在了洛里斯特的面前,翻开一看,洛里斯特当场跳了起来,竟然是这么回事!

……

记住版址: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