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苍穹邪帝 第172章 明悟

2020-01-17 03:1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邪帝 第172章 明悟

天域各方震动.无数的岁月中.自从天域开辟以來从來沒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那些真正的天域掌控们却知道天域之门破.天域将倾的预言也要來了.

至于这一切在天域中到底引发了一场什么样的变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一刻开始天域和圣武大陆只见再次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

而远在圣武大陆的江远天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情.此时的他再次降临在了无恒山长生观所在.在这座已经沒有了主殿的道观前.江远天伫立良久.脑海中浮现一幕幕熟悉的往事.

叮叮当当的响声在这一刻再次出现在他的耳中.只是他明白那个慈祥的老人沒有出现.那个处处维护自己和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师兄也沒有出现.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江远天伸手轻触那斑驳破败的石墙.转身向着山上走去.初春的长生观积雪渐融.雪水在山谷间汇成一条潺潺的小溪.清澈而又明亮.

他仿佛又看到满山遍野的獐子麋鹿.仿佛又看到那一个明亮的清晨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的出现让他的心中更是一阵酸涩.仿佛一刹那间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只见他垂头丧气.漫无目的的就那样躺在大地上.任温暖的阳光洒在脸上.一种叫做失落的情绪已经彻底蔓延了他的心头.

这一躺就是整整一天.直到天空中星光弥漫.一道道皎洁的月光洒下.他才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知道自己该出发了.不管怎么样.人生中最后的几件事情还是要做的.

而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进入江月亭下的秘境.找到自己最初的本源.找到自己生命的根.黑夜无法阻挡他的脚步.他只是缓缓行走在山野间.再次踏上了前往龙源都的道路.

月落星稀.当天空中亮起第一缕鱼肚白的时候.江远天站在了一片熟悉的山岗间.

熙熙攘攘的商队快速行走.平常人的生活似乎并沒有因为荒芜之地那场震撼世间的大事产生丝毫的变化.宽阔的官道上长长的商队不断经过.江远天仿佛看见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小兄弟.这大清早的.天气正好.你不赶路怎么却在浪费时光呢.”一道声音传來.江远天循声望去.但见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商队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一脸打趣的盯着自己.

这个人不错.这是江远天心头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只因为这个大汉和当初自己随行商队中那管事一般十分热情.于是他露出了半个月來第一道笑容.

“从來沒有享受过阳光.今天忽然想享受一下而已.”江远天微笑而语.身上那种淡然持重的感觉让这大汉微微侧目.隐隐间他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很不简单.于是便发出了邀请.“你倒是会享受.你应该是第一次來龙源都吧.如果找不到路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大汉说着招呼身后的车队加快步伐.一脸微笑的看着江远天.跑商的人就这一点好.热心助人.然而便在这时忽然队伍后边传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两人诧异看去.只见到长长的官道上掀起一阵尘土.一大队气焰嚣张的修士正追赶前方一道身影.

那身影胯下一匹雄壮的战马.怀中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这人脸上全是疲惫.身上衣衫褴褛.显得十分狼狈.就在快要靠近商队的时候.身后追兵放出一道冷箭.拖着长长的尾光.刹那间破空而至.噗的一声射在了那人战马上.

战马应声而倒.那修士轰然摔了出去.但是他却紧紧的抱着怀中小孩.江远天知道这又是一出豪强杀孤的戏码.

轰轰轰.十几道身影轰然而至.一道寒光闪烁.只见得一柄长枪噗嗤一声扎进了男子胸膛.男人脸色苍白.发出一声怒吼轰然见向前冲去.任凭那长枪噗嗤扎透了自己的身躯却毫不在意的扑向了对面的男人.

“找死.”那挺枪的修士说着飞起一脚将男人踹了出去.对身后众人道:“抓走.”

“救……救她……”男人眼神看向商队.神色一片绝望.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些商队了.但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个充满惶恐和畏惧的眼神.

就在男人忍不住血泪横流.噗嗤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绝望倒地的那一刻.人群中一道年轻的身影站了出來.这道身影看上去是那样的稚嫩.看着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在他的神情却是一年坚定.

这个身影不是江远天就在江远天忍不住要出手的前一刻.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稚嫩的少年.这个少年的样子谈不上英俊.甚至那一颗比起常人大了一圈的脑袋让他看上去有些滑稽.然而就是这样一道身影却坚定的将那摔倒在地上的小小身躯护在了身后.脸上露出深深的愤怒.

“你们堂堂强者.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小女孩出手.难道就不怕天谴吗.”那稚嫩的声音传出.一时间竟让所有人有些愣神.

在江远天身旁的络腮胡大汉忍不住脸色一片铁青.他知道这个半路跟随自己商队的少年马上就要完蛋了.他有心出手.但是从对面那些人的装束來看.与少年为敌的人身份实力还有势力绝对非同小可.这样的人招惹了.恐怕自己的商队很难存在下去了.但他还是坚定的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不过就在这时.那个看起來老陈持重的少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络腮胡子疑惑的看去.却听江远天轻轻开口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让我來吧.”

话音一落.只见江远天身影一晃.刹那间就出现在了怀抱小孩的少年身前.络腮胡男子惊讶的看到场中同时出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唯一不同的是在自己身旁的身影正在缓缓消散.

这一刻.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这是残影.这是只有达到了地武境巅峰层次才能具备的速度.但是他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明明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啊.

“滚.”淡淡的一个声音传出.江远天站在大头少年身前面对一众强大的修士冷冷的说出这样一个字.

这一声说出.众人只觉得空气中传來一阵冰冷.让人如坠冰窖.那之前已经走出來准备对大头少年动手的甲士更是忍不住后退一步.只感觉自己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

领头修士双眼微眯.眼神冰寒.从眼前少年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阵淡淡的危险.但是在他看來这个少年应该只是一个堪堪达到地武境巅峰的修士而已.而刚才那同样地武境巅峰的修士.在自己手中还不是就那样死了.

至于眼前少年的身份.他沒有丝毫的忌惮.这天下管你什么身份.什么实力还能比隐世李家强大不成.心中想着.这人顿时流露出一阵浓浓的杀机.上前一步面对江远天道:“这位小兄弟.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这小姑娘可是李家叛徒之后.救他可是与整个李家为敌.还请你想清楚了.”

听到李家.络腮胡心头顿时一凉.作为行商大半辈子的商队管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东灵域李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虽然他确实所知不多.但也至少知道在东灵域有个李家就是六大势力三大圣朝也不敢轻易开罪.

然而让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听到李家的时候却似毫不在乎一般再次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心头狂跳的字.

“滚.”江远天不耐烦的说着.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和小姑娘.眉头微微皱起.

原本心已死的江远天在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心头忽然有一丝震动.

这个少年和一年多前的自己是何其相像.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份坚持.竟然能够全然无视任何的压迫和强权.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自己心中的坚持.

他忽然想起了师父留下的混元经首页那一句:“心坚则命硬.”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半个月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一种浓浓的愧疚感升起.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临别时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对不起师兄为自己身赴险境所换來的一切.更加对不起姜灵儿为了自己到现在还背负着三年五感轮流消失的痛苦.

这一刻他的身上忽然腾起一阵庞大的气势.一道无形的波动荡漾开來.他知道再也不会迷茫了.他更加知道在这个若肉强食的世界上.自己应该以最坚定的心去碾压所有的痛苦和阻碍.

只见他身旁忽然刮起一阵让人窒息的风暴.刹那间向着李家一众人席卷而去.

顿时间血肉迸溅.场面显得诡异无比.场中除了那领头的修士其他所有李家之人连一声惨叫都沒來的及发出就噗噗噗化作了一片血雾.

浓浓的血腥味铺散开來.人们一个个眼神惶恐无比的看着江远天.心头升起一阵浓浓的恐惧感.却听江远天淡淡说道:“滚.告诉李家.人是我江远天救的.想要人.就让你们家主亲來.”

这一声说出.所有人忍不住一阵倒吸冷气.在如今的东灵域.在如今的龙渊圣朝.江远天是一个神话.更是一个魔鬼.然而场中那原本抱着必死之心救下小女孩的大头少年.却在这一刻眼神中射出一阵浓浓的兴奋.

只见他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音坚定的说道:“你就是龙啸公子.你就是灾难天魔.我……我想拜你为首.请收下我.”

南湖区妇幼保健计生中心
武胜县人民医院
长沙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山东手术治疗白癜风
武汉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