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迷宫

2019-09-14 08:3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逐渐睁开双眼,感到刚才的废墟还熠熠生辉着。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冲上来,撕裂开记忆。我看到我脚下的路,奇异地排列着,路旁的墓碑整齐地刻着黑压压的字。我抬头,阳光并不刺眼,该是日暮了,天空青一块紫一块地晕开着,像孩子的涂鸦。而太阳貌似是一滩蚊子血了,紧栓着地平线。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到这里来,更不用说到哪里去了。先前的记忆随着意识的清醒迅速被抹杀,好像我的过去只是一场梦。我看着眼前的困境:那一条条曲折蜿蜒的路,那一头头数也数不清的门,那一座座密密麻麻的墓碑——看起来比两个人叠起来还高,还有墓碑上描画着的黑紫色的锯齿——像是来自暗黑的神秘力量,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个事实:这个迷宫很复杂。
向前去吧,似乎只能这样了——可前途仍是未知。但不管怎样,未知总比走投无路强吧,我安慰自己说,只是内心仍烟熏火燎似的,掺半着绝望与希望,一如地上的路。
上路之前先用一下已知的线索吧,我搜遍全身,看看有没有我之前的东西,也许这这个时候能派上用场。结果翻出一个嵌有指针的盘子,一块黑布,还有一本图画册一样的东西。我端详着它们,思忖着它们的用途。那盘子上的指针有点好玩,不管怎么弄都指向一个方向,我第一想到的是它可能是告诉我出口在哪里的,可是它指向的分明就是地心,与我要走的路毫无关系。然后是那块黑布,我用它罩住眼睛,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说来奇怪,这黑暗中似乎有一个闪亮的影子指引着我,神神秘秘地飘来飘去,一会儿扯扯我的衣襟,一会儿在我耳边低语,可我没耐去理解,直接把黑布扯了下来扔到地上。还有那本图画册,上面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青一根线紫一根的,让我想起大脑的回沟,还有一张城市的俯瞰图,给人一种混乱的秩序感。
我再看看四周,周围能用的信息,似乎也只有墓碑上的字了。但是我把文字也给遗忘了,怎么看也想不起什么。只有一个字,“伞”,似乎在哪里见过,很像一件我的东西。我摸摸头顶,对了,是我头上的草帽。那草帽已经褪色了,憔悴地瑟缩着,摸起来还有点潮湿,是不是进入迷宫的时候碰到的?我轻轻的抚摸着,有一刹那触电似的回忆起什么,但是立即忘了。对了,这东西是谁送我来着,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好像那时我还不知道迷宫为何物......我又盯了它看了半天,摸摸头顶,看看天空,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直到有些倦了,又戴上,继续看路。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沉没了,大地像一条沉船,满载着黄昏与日影,缓缓地滑向最深微处。气温也迅速降下来了,周遭飘浮着诡妙的游气,像是夜晚的鼾声,顿挫而又抑扬,卯足劲的轻。
看来真的没别的线索了,我有点失望。前方的道路一点未变,跟我初次见的情景一样,只是有某种东西在暗中挑逗着我,让我前行。于是我迈出了第一步,看准一个方向,进入千万头门的一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进这头门,我只能用直觉来解释。以毒攻毒嘛——对于一种神秘的事物,看来能靠的就只有另一种神秘的事物了。
接下去又是千万头门,又是千万分之一的选择。我走得越深,越感觉离出口越远,但我知道,退后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也只能祈祷我所走的路是正确的——如果出口是唯一的话。
有时候我感觉我并没有依靠所谓的直觉,而是习惯性的横冲直撞,绝望也逐渐大于希望。只是不管怎样,希望还在,虽然可能只剩下亿亿分一了,可我固执地相信还是有的,就像相信沙漠中会有一颗黑珍珠。
从日出的那刻起,我就出发;日落的时候,往往我会躺下来,想象出口,想象出口后的生活,并伴着这想象进入梦乡。当然,有时候也会失眠,于是就仰望星空。望着望着就慢慢觉得星空才是真正的迷宫,不管地球怎么变化,不管人类的历史怎么发展,也不管太阳的东升西落是否改变,头顶的星空是亘古不变的,并且对于人类来说永远是个谜。有时候也想星星其实是三维的,而我们看到的星空其实不过是星星二维的投影,它其实是并不存在的呀!刚开始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但慢慢地也淡忘了,大概是被星空的美所感染了吧。我沉醉着闭上眼,梦见杜鹃花开了,梦见遥远的黑森林下起了雪花——绿色的雪花,还有流星划过天空——也是绿色的,我轻轻地数着,一颗,两颗,三颗......现在数到了第几颗了呢?
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察觉,每一个分叉路口,每一个我选择那千万分之一的地方,其实都一个样,似乎回到了原来的路,又好像未曾离开,一切似乎是永恒的重复。在我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也随之崩溃了,很轻,轻的我没有察觉到它的消失。我想起之前的那三样东西,似乎早有暗示,只是我读不懂啊!所谓迷宫,究竟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消耗生命,单纯的重复,那也不叫迷宫吧!凡事有始有终,不是吗?既然我能来到这里,为什么就不能出去呢?寂静中,我仿佛听到有人说,所谓迷宫,就是重复中的那一丝不重复,毫无选择的那一丝选择,绝望中的那一丝希望,无终结的最后一种终结......也罢,也罢!我听到有一种东西在我心中微微颤动着,是谁在焚烧希望的骨灰呢?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周围的游气一下子活了似的,迅速积聚成一股旋风,拽着我往一个方向带。没过一会儿,我便看到一根狭窄的管道,像是进入桃花源的通道。我没有欣喜,反而是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沮丧。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沮丧,只见眼前豁然,便出了迷宫了。
迷宫外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有一股臭气在我脚下升腾。我听到四周有人说话的声音,感动地想哭,不过还是屏息凝神地听。
“终于出来了,这蛔虫,真是罪该万死,不知在你肠子里住了多久了。”
“是啊是啊,居然还活着,还粉嫩嫩地在爬!啧啧啧啧......”
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见“咚”地一声,大地一下子暴躁起来,卷起惊涛骇浪,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我往下带。
死的那刻我不再想迷宫的出口是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我永远也搞不清,我只是想到了那片废墟——不知是什么的废墟,在我心中还熠熠生辉着。

共 2 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迷宫无处不在,只因未曾开启智慧之门,故此,它在痛苦与黑暗中辗转轮回。本篇小说语言流畅,拟人手法运用娴熟,描写生动。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7-02-02 22:49:01 欢迎。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幼儿口臭
小孩上火吃什么
宝宝大便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