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江南小说】穿越_a

2020-01-17 00:2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帆行走在荒凉的沙漠之上,头上戴着遮蔽阳光的斗笠,嘴上则是围着遮挡风沙的口兜,烈日曝晒之下,他那坚毅的脸上,竟然连一滴汗珠也没有。

这会儿可是中午时分,太阳当空而照,没有一丝的风,也没有丝毫的声音,即便是沙漠中的那些原生生命,似乎也因畏惧这酷热而躲藏了起来。若是换了一般的旅人,独自行走在这片空寂漠漠的地方,想来,很可能会因为这难言的苦闷而忍不住疯狂起来吧。

罗帆却是不然,他的心中正如脸上表现出来的一般平静。

而且,尤为难得的是,罗帆走得甚是悠然,淡淡的,有种说不出的从容。只是悠闲却不代表着行走速度的缓慢。也没见他如何的动作,身形便已如一缕轻烟般的掠了开来,每一纵一掠之间便是前行了二三十米的路程,其速度之快,恐怕是连在沙漠中策蹄狂奔的马儿也未必比得上吧。而更加奇怪的是,在罗帆身后那软软的黄沙之上,竟是连半个脚印也没有留下。

……

即便是如此,此时罗帆脑海中的思绪,却是一点儿都不简单。

如果说,时光能够稍微的往后倒回去那么一点点的话,罗帆就不会是如此这般的模样了。甚至于,所生活的环境,所拥有的能力,都是天壤之别。

要知道,罗帆在一分钟之前,还是一个达到了武道极致,准备在日间阳气最盛的时候寻求千百年来从未有武者尝试过的突破,以便破碎虚空的一代武学宗师;而在一分钟之后,却是莫名其妙的魂飞到了一个行走在沙漠中的年轻男子身上。

难道是“突破”失败了?

罗帆恢复意识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身体上所表现出来的匮乏无力。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在沙漠中因为气温的炽热而昏死过去,随即,更是错愕地发现,身体中还存在着一种低劣的毒素,已经侵蚀到了心脏。

来不及研究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罗帆赶紧的让自己的意识,开始去控制住这具身体,想要努力的盘坐起来,却是无功而返。最终,还只能是先固守着心脏要地,缓缓地把毒素给剥离出来,待到缓过神来恢复了一点力气之后,才曲腿盘坐,运功把毒素给逼出了体外。

左边腿脚的小腿肚子上,一处分外明显的紫红色淤肿伤口,诉说着,这具身体内,毒素的来源。应该是类似于沙漠毒蛇之类的动物撕咬的结果了。

索性,罗帆在没有搞清楚身处的环境之时,原本记忆中的武功套路内功心法,还是得以施展的。尽管,在运功的时候,因为身体的瘦弱,又或者是因为体内的经脉的闭塞,所施展出来的实力,要远远的低于原本达到宗师巅峰的实力。

不要说是宗师了,就现在这副模样,估计就是想要达到原先的一成实力,恐怕都无从说起。

……

抬眼看去,但见一二里范围之内的天空,正盘旋着几只巨型的飞鸟,虎视眈眈的盯着地面,还时而的发出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瞧那样子,有点类似于靠腐肉及动物尸体为生的秃鹫。

许是见到罗帆开始盘坐起来的举动,那几只飞鸟,却是急速的拔高,猛拍着翅膀往远了飞去。只是在途中的时候,仍可见它们偶尔会回头观望沙地上的罗帆,颇有几分恋恋不舍的意思。

那景象落在罗帆的眼中,却是这几只飞鸟的胆小怕事了。

检查了一下落在身边的紫灰色包袱,一只皮革的水囊,已经是干瘪透了。倒是还有几块充饥的干粮。罗帆琢磨着,以这具身体先前的状态而言,即便是饥饿了想要吃下这些干粮,恐怕也会噎着吧。反倒是,在有了罗帆的意识开始控制之后,再加上刚才的运功,渐渐的感觉到了身体的饥渴程度,并没有昏厥知识的那般严重了,遂开始小口的吃了起来。

此外,包袱里面还有一张五厘米见方的水晶卡片,正面是一个人的画像,仿若是印上去的一般,活灵活现。背面,则写有几个罗帆不认识的文字,以及可能的一长排数字。罗帆琢磨着,这可能是这具身体的身份凭证。

而落在包袱最底下的,还有一本书,和一本笔记。可惜的是,罗帆依然是不认得上面的文字。书页内,虽有着不少的插画,都是不同动物的形象,罗帆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竟然还有刚才看到的巨型飞鸟的模样,想来,应该是本“动物集全”之类的介绍书籍了。又或许,是这个身体原先的主人,孤身进入沙漠的凭仗吧。

至于笔记,倒是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内容。

在笔记本之内,夹着一张沙漠地图,只是一部分,并不完整。而即便是完整的,罗帆也无从辨认现在所在的地方。要知道,放眼望去,四周可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象啊。

站起身来,触手可及的地方,还安静的插着一把双手剑,有半截已经被沙尘给掩埋了。罗帆一手去把剑给提了起来,又在手上玩了个剑花,还下意识的挥了挥,除了感觉略微的有点沉之外,到也还算是能凑合着用。

……

简单的梳理了一下思绪,好歹也算是占据了人家的身体,虽说,若是没有罗帆的出现的话,对方肯定是在这片沙漠中尸骨无存了。所以,罗帆现在以灵魂的形式,占据了这个身体,还获得了控制权,却也没有太多的罪恶感。

唯一可惜的是,罗帆没有办法获取这个身体原先的记忆。

一来,是罗帆的灵魂意识存在于这个身体的时候,对方的意识已经消失了;二来,若是罗帆当即就运用自己的能力,强行搜索脑海中的记忆的话,或许还能获取几许原先主人记忆的片段,如此一来,虽不能彻底的知晓这个身体主人的过往,至少,也不用对着身边的书籍、笔记之类的,两眼一抹黑,啥都不懂了吧?

只不过,施展搜索记忆的方法,只能是在罗帆具备宗师实力的前提下,再有,就是需要在罗帆的意识刚进入这个身体之时,若不然的话,就好比是往后的日子中,哪怕罗帆能够突破宗师的界限破碎虚空成功,恐怕也无能为力了吧?

反倒是对于这个“破碎虚空”,罗帆已经看开了。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罗帆觉得自己应该是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中。若不然,任何人破碎虚空之后,就是附生在现在这样的身体上,那对于那些武道的修炼者而言,也实在是太悲哀了一些!

……

把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

罗帆已经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必定会回到这具身体的故乡去,去照料他的父母亲人。罗帆不是一个薄情的人,既然借用了人家的身体,多少,还是需要力所能及的付出一下的。不然,岂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罗帆的故乡,大都讲究落叶归根什么的。一个人若是不幸死在异地他乡,一般情况下,必然会在死前恳请身边好友将自己的骨灰送回。而被委托的人,也会尽全力的去达成死者的遗愿。再不济,也应该把死讯告知对方的家人。

暂时的,罗帆觉得自己不可能就这么的代入到这具身体的思想中去。现在,可是连个遗愿都还不知晓呢,连个笔记都看不明白呢,还孤身的陷在沙漠之中,又何谈代入?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如何的走出去吧?

不过,却不妨碍罗帆有这样的信心。

作为一个曾经的武学宗师,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唯一切从头再来而已!

……

待感觉到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已经有点随心所欲的时候,罗帆才开始仔细的查探起体内经脉的情况来。说到底,不管是身处沙漠,又或者是想要往后的日子过得潇洒,乃至于是重新开始武道的修炼,追求武道的极致,这具身体,才是根本。

刚才逼毒的时候,罗帆已经大致的了解过了。这身体内的经脉,并不是没有,只不过是从未被开发出来而已。而且有些地方,还因为原先主人,练功的不得当,从而产生了部分经脉的闭塞。这也导致了罗帆刚才逼毒素的时候,速度比较的缓慢。

索性那毒,是慢性的。若不然,也就没有现在的罗帆了。

不过,随着罗帆的逐步探查,却是很快的就改变了这种看法。

在身体内似乎是隐隐的存在着另外一套运功的路线,和罗帆所熟悉的各种功法,有着很大的区别。而正是这样的区别,让罗帆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功法,也有着独特的门道。或许,在实力上,能够给他带来诸多的惊喜吧。

总而言之,大千世界,各有不同的生存法则。而它们的极致,殊途同归。

……

盘膝吐呐,整整三十六周天之后,罗帆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目中隐露出湛湛神光。

虽不至于很快就能达到自己原先的巅峰状态,但是,幸亏原本的底子还在,记忆犹存。而这具身体本身的实力,应该不强。一方面,充分说明了这具身体素质的差劲,以现在的状态肯定是经受不住罗帆按照记忆中的招式来发力的;二来,对于罗帆而言,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至少,更加的具备了可塑性吧。

如此一来,罗帆的内心里,倒也生出了几分对于现在这般情况的满足感了。

正所谓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罗帆的心,是寂寞的,甚至是高傲和偏激的。作为一代武学宗师,他有这样的资本。

曾几何时,罗帆度过的是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的人生呢?

一剑西来,天下俯首!

而现在,在‘破碎虚空’而不得,意外的来到这个崭新的大陆上,借尸重生之后,罗帆心中的意气风发,却是不曾减弱一分一毫。所依仗的,自然是昔日的武学,昔日的荣耀之心。

武学,自然是不可废弃,不可懈怠,终有一日,罗帆坚信能够重返巅峰;而荣耀,曾经的只能算是过去式了,未来的,还需要这双手,这身体,这把剑,去努力、去创造。哪怕就是现在分毫没有,也要在将来打下一个大大的荣耀来。

……

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罗帆眼中目光一寒,暴喝一声,身处之地周边的小沙堆,立即就被他四散的真气给震的飞扬弥散起来,而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罗帆的剑势所到之处,沙堆整个的疾冲而起,在虚空中散成了一团烟幕。

远远望去,就好像是在沙漠中,突然的起了一阵风暴一般。

而在风暴中心处的罗帆,却是迎着簌簌而下的沙土,眼神冷寂的投向了远方,身上,让人惊奇的是没有沾染到一丝一毫的沙子,仿佛那些沙尘都长了眼睛一样,一落到他的身侧,就滑了开去,似乎是在罗帆的身上,有着一个无形的玻璃罩子。

罗帆不由得纵声狂笑,尽情的挥霍,声彻天地,良久,这才停住了笑声,双目间明亮一片,缓缓的沉声说道:“既然上苍让我有幸来到了这一世,这一地,那,我,罗帆,就此立誓:定要活得比前世更加的精彩!”

随即,又仿佛是下意识的、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更加精彩?!”

的确,一定要更加的精彩!必须要更加的精彩!

若不然,又何从对得起“罗帆”这个名字呢?

网中有隹是为“罗”,随风张幔是为“帆”。

从这一刻起,前世的一代年轻武学宗师罗帆,回来了。而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罗帆会心一笑,更平添了几分灵动与洒脱。

剑,虽然是双手剑,与罗帆习惯的单手剑,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区别,但是,剑气依然,剑法“剑啸九天”依旧;以内力驾驭,修习顶阶的内功心法“傲视苍茫决”。两者相辅相成,缺一而不完善。

“都是老朋友了啊。……”说话声中,罗帆的嘴角牵扯出一抹邪意的微笑,而依旧还在沙土飞扬笼罩中的身形,却是倏的掠起,在沙漠上沿着某一认定的直线,疾驰开来。远看近看,都是快捷无比。

大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从此天地之大,皆可去得的气势。

……

待到黄昏的时候,罗帆不知自己已经驰骋出去了多少里。

不过,眼前满地的沙丘,无不诉说着此时的罗帆,依旧是没能走出沙漠的边缘。

罗帆也不泄气。他无非是不认得方向,只是随意的挑了一个方位,沿着直线行走而已。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原先所在的地方,正是沙漠的中心的话,那么,他的选择自然是没有任何差别的。但若是原先的位置,就是处在沙漠的边缘,而罗帆又舍近求远,直接选择了穿越沙漠的方向的话……

罗帆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琢磨着,该不会是这么倒霉吧?

要是在平时,罗帆自然是无所谓的。在沙漠中行走,无非是缺少水而已。包袱中的水袋已经干瘪,这才是罗帆所需要担心的地方。这具刚刚缓过神来的身体,可经受不起长时间的缺水的折腾。

说不得,到时候就只能是麻烦到沙漠中的一些原生动物、植物的身上了。

在下午前行的一路上,罗帆倒也是遇到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生物,奈何罗帆只是觉得看着好奇,却也没有生出杀生的想法来。而且,那些植物暂且不说,光是动物,似乎都能感觉到罗帆的能力一般,竟然在看到罗帆急速赶来的时候,就远远的避开了。

也不知道是这些动物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明了。要知道,罗帆还在闲暇的时候还琢磨着,要不要抓出原先咬过自己从而导致身体中毒的“真凶”呢。

欺软怕硬?

……

索性,就在罗帆琢磨间,陡然的一阵狂风大作。

罗帆撇了一眼,一边的天色,正夕阳似血,娇艳欲滴。而那忽而升起的狂风,却是夹杂着来自地底升腾而出的莫大热气,形成一股股的热浪,迎面扑了过来。

即便是没有经历过沙漠洗礼的人也知道,大概用不了多久,待天色全然黑下来之后,这一股股热气就会飞快地消失,紧接着而来的,恐怕就是那刺骨的寒意了吧。沙漠中的日夜温差,可是极大的。那时候,狂风吹在身上,就像是一把把剔骨钢刀一样。

共 16777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穿越,看似那个叫罗帆的,穿越到了远古时代的样子。而且,是被那个武学宗师给借尸还魂了。运用内功治好了伤,逼出了毒,罗帆便在沙漠里穿行。走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走出了沙漠,在临近城市的时候,所看到的尸横遍野着实令人心惊胆寒。这战争带来的惨痛,被作者的一番渲染一通分析,使小说的主题有了一个小小的升华。看来,不论是远古,还是现代,战争,都是人们所反对的,向往和平,是众望所归。接着,罗帆来到了罗生镇,学习当地语言,和顽童嬉闹,看罗帆前生遗留的笔记,制造着悬念,也使罗帆开始了另一番跋涉。在去云洛城中,途径额索利亚森林之时,不只是迷路,还是森林的广袤的缘故,最终未能走出,之时暂时没有走出吧。夜宿古庙,却遇十二人的庞大队伍在大雨中席卷而来,和罗帆同宿战神庙。谈话之间,罗帆又了解到了什么十大凶名之一的黑衣霸王诺顿的事。展羽与之交手,落下重伤不愈。而诺顿的残酷,又着实令人发指。作者营造着一番别样的人间,从人物的设置,到情节的构思,无不把人带到一种虚幻神秘的幻境之中,并且,人物的名字,环境的创设,缘故的大鸟,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是和罗帆一起的进行着异世的穿越之旅。欣赏并推荐佳作。——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 008】

1 楼 文友: 2012-11- 0 02:44:28 人物设置,环境的创设,大胆独特,使人仿佛来到虚幻神秘的幻境之中。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1- 0 0 :25:27 问好天涯兄,,辛苦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1- 0 0 :25: 0 问好天涯兄,,辛苦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1- 0 0 :25: 问好天涯兄,,辛苦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2-11- 0 0 :25:57 嗯,不早了哈,,,都是夜猫子啊。。。。。

哪种汉森四磨汤好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受凉咳嗽有痰咳不出如何是好
产后感染多久能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