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苍白之手 第四百四十七章 破解

2019-10-12 22:14: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四百四十七章 破解

摘下蒸汽连射弩,去掉活化铁手,揪出食脑虫,解离恶魔血肉的触须。

当这些黑巫师的强化都被剥离后,战力不俗的魔化狼人,转眼间褪去锐利的爪牙,剩下一具生命即将抵达尽头,千疮百孔的残躯。

鲁斌看了一眼,就失去继续研究的心情,不过他想起久远前,穿越进入第一个世界,凭此起家的“荒原嚎狼”,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生命力所剩无几,双手残肢只剩下烧焦的断臂,脑髓被食脑虫啃噬控制,人格、精神层面一片空白……或许,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突破点。我估计,月亮井的源泉只能治好狼人身体的损伤,其它的伤害只有……”

鲁斌暗中翻开旅法师之书,抽取出白银卡“许愿树”,耗费一点源泉准备许下愿望。身为许愿树的主人,鲁斌当然不需要准备大量的贵金属,只是掬起一捧月亮井水,就足够了。

“许愿树,将跪在我脚下的狼人恢复到一年前的巅峰状态。”

一瞬间,温润如珍珠的光辉,从高大的榛树上悄然洒落,翠绿的叶子下雨般的打在狼人的身体,就像时钟的指针往回拨动,流逝的时光开始逆转。

先是狼人烧焦的残肢,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复原。鲁斌捡起切开的头盖骨,放回原来的位置,轻易地愈合,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犹如奇迹的一幕,发生在四位黑巫师的眼前,他们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尤其是“缚心魔”海德大师。

鲁斌看见他的眼角都睁裂开,对狼人这团被他们玩坏的烂肉,还能重拾以往的模样,感到难以理解。

甘愿充当臣属的斯奈普,用颤抖的嘶哑声音,说出自己以及其他黑巫师的心里话:“阿伯丁殿下,在你难以揣度的手段前,我发现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对自身的价值,以未来的愿景,都得进行改造,才能适应您堪比神魔的实力。能够追随在你的身边,是我一生之中最明智的决定。”

鲁斌坦然接受斯奈普如此清新脱俗的奉承话,从他的眼神、语气、微妙的个人习惯性小动作,都可以轻易看出来,这位彻底臣服的黑巫师,说的话完全发自肺腑。

“不管是自我催眠,还是戴上人格面具进行的骗术,我都会收下你今天说的话。如果有一天,你背弃今天的誓言,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黑巫师斯奈普听到这里,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人识破真相的心虚,总之他完好无损地待在城堡主人的身边,至于斯奈普的三位同行,却犹如琥珀凝固的蚊蝇,只能待在附近的墙壁上,露出无可奈何的头颅。

在许愿树的祝福中,恢复原状的狼人,精神抖擞地站起身。可惜,他的记忆似乎缺少了一部分,思维停留在过去。

因此,当他发现自己落入黑暗城堡主人的手里,没有丝毫胆怯的想法,而是毫不犹豫地向鲁斌伸出夺命的爪子。

无形的钢铁壁障,当场折断狼人的爪子。可怕的黑暗披风,瞬间夺走狼人的眼睛。无孔不入的伤害吸收,令狼人倾尽全力的攻击,全部消失、转移到其它地方。

鲁斌惊疑了一声,忽然发现自己对许愿树的祈求还不够完美无缺,其中隐藏的漏洞,即使自己都没有发现。

“算了!我的本意并不是救活一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狼人,而是让荒原嚎狼在它的体内重生。毕竟,这头狼人诞生在这个世界,比凭空召唤出荒原嚎狼更快适应世界的规则。”

黑巫师斯奈普看见恢复原状的狼人,对主君阿伯丁殿下发起进攻,他对此没有任何期待。随后就看见狼人当场折断爪子,变成睁眼的瞎子在周围摸索,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一位将十几种护身咒语凝聚编织成多层咒圈立体防御模式的旅法师。

灵质的傀儡线,还未进入咒圈,就被鲁斌发现了,不过他按捺住脾气,趁机解析其中的原理。背后拥有虚拟神格的支持,每秒几十万次的计算,鲁斌轻易破解傀儡线的特性,并推陈出新,加入自己在死亡领域灵魂学方面的知识,推演出更高层次的傀儡术。

“啪”的一声,鲁斌只是伸手打了个响指,苍白的磷焰就将无形的傀儡线点燃,并迅速追溯源头,烧到木偶师卡梅隆的双手,速度快地比得上一点就炸的导火线。

“我在活化铁手窥见你在魔偶术和附魔方面的成就,不过对应你的称号木偶师,傀儡术才是真正的精髓所在。可惜,对于我来说,你控制傀儡的方式浅薄地可笑。依旧无法摆脱扯线木偶的局限,无法创造出剪断傀儡线,能够获得自由的木偶。”

黑巫师卡梅隆忍受着双手十指被磷焰烧灼的剧痛,眼神流露出不以为意的嗤笑,毕竟他在魔偶术方面的成就,甚至得到“缚心魔”海德大师的肯定,完全不在乎黑暗城堡主人的说辞。

可惜,鲁斌缓缓地摊开右手,凝如实质的傀儡线立即出现,仔细看就会发现,丝线上面由无数扭曲的人脸汇聚而成。不用猜,肯定是来自无处不在的充满怨恨的死灵。

鲁斌只是动念一想,一只肘尺高的扯线木偶就出现在眼前,傀儡线无孔不入地穿透进去,取代普通质地的丝线,成为控制木偶的动力源泉。

“初学者的傀儡术,能够让被控制的目标,变得更加灵活,不像木偶那样动作呆滞、死板。可惜,扯断了傀儡线,木偶就会挣脱控制。”

“因此,更深奥的傀儡术,就是突破傀儡线的限制,令被控制的目标,拥有更大的自主性。我对这个关键环节命名为剪断,更浅白的叙说,就是遥控!”

他的这番话,惊醒了被迫旁观的黑巫师,尤其是木偶师卡梅隆,鲁斌看到他的眼睛都瞪圆了,上面布满暗红的血丝。

“其实,食脑虫就是一种不错的傀儡术替代方式。虫笛的声音就像无形的傀儡线,即使相隔很远的距离,还能间接控制魔化狼人。缚心魔海德并没有说实话,他在魔偶术的成就很高,不过也仅此而已。击碎虫笛,或者直接用外科心灵手术,取出食脑虫,这种另辟蹊径的傀儡术就失效了。”

北京金莎美容美体机构孙丽老师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需要多少钱
北京金莎美容美体机构李明月老师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徐春雨
分享到: